2008年3月13日 星期四

上吐下瀉又連莊

凌晨時坐在馬桶無法入睡,不是因為我愛馬桶(題外話:有個新聞是美國某女子坐在馬桶上長達兩年,結果導致醫護人員必須動手將她與馬桶座分離,十分可怕;然而該名女子聲稱,坐在馬桶上讓她有安全感。)

而是因為我的腹部有灼燒的感覺,萬馬奔騰。

 

五穀雜糧的另一種型態無法控制,但是亟欲找個出口宣洩,從上從下不得而知。

好痛、好痛、爆痛的啦...

痛到後來開始胡思亂想,想到人生在世不過就此一場,結果、後來、居然因此變得鎮定,儘管還是痛,但開始冥想,思緒開始集中在「讓它去」。

 

於是,我好像重新找回生命的力量,瘋狂的嘔吐,直到最後的膽汁無法再度分泌。

躺回床上,感覺對了,奔。

狂瀉千里。

 

是夜,我輾轉不能眠。

 

T.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