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2日 星期四

小手拉大手

發生了一件很特別的小事:今天早上我站導護站在建功陸橋比較少人走的另一端,平常大概三十分鐘裡大概只會有六個學生--很沒事做的崗位,唯一的休閒娛樂就是盯著天橋放空發呆。

但,事情就發生在這無聊的導護時光:

正無聊東張西望時,從遠處終於看見一個小不點(小朋友)走來,下意識的,我拿起哨子開始靠近轉角的馬路,看看車行的速度沒有減緩,同時間舉起我的左手做出阻擋行人的手勢;

這時小小的一年級小男孩默默走到老師旁邊,老師習慣性(職業早安病?!)的轉過頭去和他說了一聲早安,手還是舉著做出阻擋動作。

下一刻,小男孩害羞地舉起他的小手來拉老師的手,有點想握緊卻又不敢太用力,就好像要父母親牽他過馬路一樣。

就這樣拉著我的手,過了二十秒,馬路淨空,老師示意可以過去了,小男孩就這樣拉著我的手走過了馬路。

過了馬路上了天橋以後,這小不點一直回頭看老師,爬得好高,到天橋中間還是透過天橋扶手的縫隙來看,但是老師這時也還只是看著天橋繼續放空發呆,沒理他。

於是男孩背著對他來說有點大的書包,很快的又下了天橋,看著那些由父母接送下車的其他孩子,又回頭看了看老師,終於,我忍不住向他輕輕揮揮手表示再見,小男孩這時很高興的也揮起手熱烈回應,看起來開心極了;這才頭也不回的衝向校門進入學校。

 

他媽的,這一年級的小小孩子,讓我這冷血教師差點掉眼淚。


2007年11月21日 星期三

輕鬆應付,糟糕生活

現在時間該是睡著很久了,但我卻還醒著,


"如果青春就是註定不斷的向前奔跑
他媽的 我的出口到底在哪裡?"



星期一:早上七點半工作,下班約六點-六點半之間,吃過晚飯用過晚餐約七點半,空閒時間約到十點,洗洗澡滾去睡覺,約十點半.

星期二:早上去中央上課,下午回學校上班,下班約六點-六點半,吃過晚飯用過晚餐約七點半,空閒時間約到十點,洗洗澡滾去睡覺,約十點半.

星期三:早上去中央上課,下午回學校上班,晚上六點出現在中央上課,教授習慣拖到九點半下課,回到家,洗澡睡覺.

星期四:早上七點半工作,下班約六點-六點半之間,吃過晚飯用過晚餐約七點半,空閒時間約到十點,洗洗澡滾去睡覺,約十點半.

星期五:早上七點半工作,下班約六點-六點半之間,吃過晚飯用過晚餐約七點半,空閒時間約到十點,洗洗澡滾去睡覺,約十點半.

六日,盡量堅持,家人的日子,不過平均一個月有兩個星期六會被抓公差.

一週十個小時空閒,請唸書看論文寫出作業;還好,家人都體諒我.


自己假會愛去讀書,怪誰?
別人在學校都閒閒打報告摸魚,誰叫要當個平均加班都到快六點的公務員?
加給誰看?


不孝子,很久沒連絡,平常在辦公室時間比別人少,報告做得隨隨便便,不在乎不關心

我的天啊我的媽,原來只是個什麼都做不好的傢伙.

去撞豆腐會不會比較快?

捨得捨得,有捨才有得,還是該捨棄睡覺來自殘燃燒一下

來失眠吧!

無怪乎,會被朋友嗆不要什麼都想顧到好,沒有這麼便宜的事.世界不走溫情主義很久了.



以已經開始老化什麼事情都記不到三分鐘的腦袋來思考解決方案,決定採取各個擊破的方式:

不孝子問題:跟爹娘下跪,哭著請父母不要慌,兒子還沒變成別人的,不論天長地久永遠不離不棄.

很久沒連絡問題:套句老朋友以前接電話的慣用語:有空再連絡

平常在辦公室時間比別人少問題:告訴那該死的主管,事情我都有留下來加班處理完,你有沒有留下來加班過啊?不要再連解個zip壓縮檔都不會還敢對我大小聲說我傳的檔案有問題然後十萬火急的叫我一定要馬上處理!

報告做得隨隨便便問題:教授,不要嫌了,我還比專職學生乖,沒拖過你作業,不然你考慮一下出錢供我當個全職學生來唸書吧?

不在乎不關心問題:..........能改掉普通的關心吧,多點特別,生活會更有味道.

忽然想起鄧麗君小姐唱的:

任時光匆匆溜去,我只在乎妳.
心甘情願感染妳的氣息
人生幾何,能夠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能專注是多麼美好的事情,望老天予我靈光
讓我能不止思念愛的人,吾愛.
因為我想 故竟不能入睡,朝思暮想
卻又怎麼也 不知所措.
那只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種病


同時舉杯,順便為過著糟糕生活的人:嘆嘆嘆!


"如果青春就是註定不斷的向前奔跑
他媽的 我的出口到底在哪裡?"


欲脫苦,又畏苦,焉能脫苦!自己選的

精神喊話一下:加油!要努力調整自己!讓自己更好!








2007年11月20日 星期二

今天有空有空,效率呢?

哇靠!

昨天雖然放假,但從早上起床後就又寫文獻探討寫到半夜一點多,今天總算換來了許久沒有的休閒時光,

回想這幾個禮拜的苦日子有種苦盡甘來的感受,下一篇作業要下禮拜才交~更棒的是,已經想到那份作業該怎麼矇混過去而且會讓老師很滿意...

 

這兩個多月的學生生活,我學到了些什麼?

摸摸自己的良心,老實說並沒有辦法全心全意的投入唸書,反而是學到在短時間裡完成看很多很多文章的不可能任務,開始可以抓起一本只看過書皮的書花三分鐘找出自己要的重點,然後迅速強迫自己吞嚥、消化,變成自己的東西。然後兩分鐘後要求迅速產出。

這就是一種工業上的泰勒化流程。原來研究生是這樣幹的唉,做的事和隔壁小黃沒兩樣,只是吃進去和產出的物品樣式類型不同。

但是不知道怎麼,那個效率一直出不來。有點便秘。

會不知不覺就想東摸摸西摸摸,Melody常常問我:先生,你是住在美國嗎?

很多人都說生活是苦悶而忙碌的,身兼多種不同角色,我們總會希望有時能夠偷偷跑到夏威夷州去度個假;無奈的是機票有點貴,不然就是班機永遠提早起飛。

人生要享受無聊不容易,如果真能夠很無聊,研究研究要怎麼樣很無聊,恐怕會很有趣。

 

話說回來,因為明天研究所運動會,已經申請的公假讓我可以躲起來睡到十二點,十分有空,可以做的事情請快點排隊抽號碼牌來玩吧~

 

p.s. 婚紗照已經出爐,欲觀賞請點選隔壁右手邊我的最愛連結觀賞,免門票,只是看了一定要記得來給我請,不然就太過份了。12/9,中午十二點,國揚見。還沒拿到新娘喜帖的朋友們,該寄該發的這一兩週就會送到你手上,如果沒收到,請愛用抱怨專線093x-72xxxx~

 

 


2007年11月5日 星期一

布可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很微妙的,每個人都像是一本書;

不去翻動,書會慢慢的沾染灰塵,當你用心的去讀,

會越讀越懂

或產生越來越多的疑惑。

讀的時候,也可能疲累,也說不定津津有味,但是從來沒有人真去想過作者為什麼寫這些東西,產生這些靈感的背景可能是什麼。或許有吧,但是那總是讀者透過自己的眼鏡所瞭解的"片面真實"。

當自以為把書都看完了,過些日子再翻翻,總會有些料想不到的驚喜是在一剛開始閱讀時忽略的。

每個人都是一本厚厚的書,期待著被從書架上拿下來,翻翻、看看。在那燙金的封面字體背後,一個一個精心撰刻的鉛字,有無窮的排列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