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8日 星期一

水鏡先生說我最近的表現

腦殘!

可能不好笑;

窗外風呼嘯伴隨著大片會砸傷人的巨大落葉,看見的是滿目瘡痍。我開始著手要去寫些什麼,卻空白著腦袋,不知日子是怎麼樣溜走。除了形容妳的詞彙,不剩半點語言能力;走進一扇門,輕輕打開,灑落一地的鵝黃光芒,映射成牆。這樣的時間空間沒有思考的餘地。

每天的生活的組成元素是睡、工作、上課、開車、思念、開車、上課、開車、思念、工作、睡。

只有開車的時候腦子空了下來,連音樂都沒有那種平實的寧靜悅耳。

還有些什麼?最近似乎沒有東西,只有那個奔向光明的美好結果支撐一切。有點像是「匱乏經濟」,想要忙碌卻又不時脫離忙碌喘息,高懸著那個臨界點沒有突破。

 

p.s.有位友人近來文章十分的有意思,在他身上我看見了那分追求哲思的影子,人,總是徘徊在寂寞與喧鬧之間,兩極游移。不要低沈,因為不會有真確的答案,只有自己明白那個要的東西。雖然用不同的環境氛圍有某種程度上會感到惡意的不屑,但是無論如何,加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