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0日 星期四

歷史學家愛問為什麼

為什麼?

真愛問耶。就是不知道才要問。

從小學習歷史的我們,真的對每一個時期都很清楚,很瞭解嗎?

有沒有哪一個片段是被遺忘,是被真空的黑洞所填補?

通史有個特點,很容易忘記中間的人。

那中間的人跑哪去了?

沒有了中間人,彷彿還是可以連續。

很神奇的連續性。

 

什麼影響的延續應該都是持續永存的,這是我的信念。

就如同那個渾沌理論所說的,一沙一草都該是構成這個世界的重要部分。

我們應該關注下去,更為深入,找到那個點,奠祭馬克斯的靈魂;同時要告訴他,世界上除了壓迫與被壓迫,還能夠有中點做為支撐。

 

你啊,吃飽這麼閒做什麼?人性為什麼要這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