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日 星期四

好笑

一片片 碎裂似秋夜下枯黃漆黑

嘗試隱瞞   還是曇花一現

肆溢 難以意滿

 

我從窗前踏過前人雪泥鴻爪 尋徑

怎知道秋短春亦短  多是冬藏罷了;

 

夏焰冬霜 本不應互存 

如六月雪、七月雪般不自然

我痛恨這般虛弱    悔悟 

不及

 

還是   好奇的用  用尖刀剖開吧!  用巨鎚砸下! 

孩子般玩玩遊戲    看會剩下些什麼!

撿拾完,說不定也只是虛張聲勢而已。

 

好笑。兒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