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9日 星期四

老爸呼呼睡


剛剛騎車跑去載老爸,不是第一次,但是老爸願意坐後座,也算難得。

父親也許有些疲倦,可能也因為喝了一點點酒,就這樣雙手交叉然後頭趴著,直接搭在我肩膀上,呼嚕呼嚕的半夢半醒。

 

父親堅毅的肩膀扛下了多少事?我不知道,只知道扛了很多很多;在家中話不多的父親不管在社會上遇到什麼事,總一直把自己的眼淚往自己肚子裡吞吧。

父親很疼我。

在社會上工作也不只一兩天,越能體會父親工作的不容易。

當我在夜風中騎著車彎著身慢慢的向回家的路直行,我知道父親的擔子總算可以不要這麼重,我只想把自己的肩膀挺直,學習父親那可依靠的身影。剎時,有點自己忽然又長大多一點點的感覺。

於是我躬身,只希望老爸能夠舒服的繼續呼嚕呼嚕。

 

 

看到、聽到父親每天總算下班時那幸福的笑容與口哨聲。

原來,這樣好幸福。

我要看見一樣的微笑,予家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