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2日 星期二

跑走,跑不見了,毛毛

跑走,跑不見了,就這樣飄散似只存於以往。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妳小小的身軀還帶點嶙峋

有點新奇、有點無辜、卻聰慧的眼,就這樣注視著我,

轉啊轉啊轉的。

 

日子一天一天過,妳開始展露出那生命律動的本質

每當我的影子才映入妳眼簾,妳總圍繞著我又叫又跳。

可惜,妳這樣等待的我,卻一直無法將太多的心思用在陪伴妳。

 

經過了好些年,妳似乎也習慣安於這日升日落的反覆,

花間飛舞的蝴蝶、林梢躍動的麻雀,都成為妳生命中的片段

陪妳活著。

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熱情,甚至是近乎狂躁的情緒,幾乎成了我走近妳之前的前奏,

而有時陽光和暖,時不時的走過去與妳遊戲,妳卻又總能文靜的那麼令人欣喜,讓心靈得到撫慰。

 

昨天,離開家前最後一次不經意的望著妳,妳依然用皺著眉頭伴隨無辜眼神的招牌表情凝視目送我離開。

現在,想來那應是份哀戚吧。緣起緣滅。

妳的最後一刻,聽說是安靜的結束喘息。

 

毛毛,每次望著妳雙眼,彷彿也為了消解我自身為人的罪衍般,總為妳在心中默默念頌經文;如有輪迴轉世,一路好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