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4日 星期日

一個人的旅行-練習曲

一大清早,心情就壞到極點.為了扭轉心情,像要抓浮木一般,渴望求得一點點安慰的訊息發出.

 

因為太想得到那珍貴的慰藉,在短暫的求助後,我又掙扎了一會,最後判定:永遠自己沉澱自己的情緒,看來也是逃不了的宿命.可能是因為太想求得一個慰藉,所以會不計一切的想抓住那樣子的可能.

 

那翻來覆去的不睡,是種焦慮的夜思吧,我想,如果我看的清楚,那就是令人熟悉的不安定感居然又回來了.

對這樣的不安定,我一直期待可以給點轉變,變得可以讓人依靠,這是我唯一的信念.拋棄所有的懷疑吧;讓那個無神論的自己改變信仰.

 

但,

不知道是不是我那一點點最後的空白被看出,在簡短的幾句交談之後,居然就輕易爆發了爭執.,面對我那僅有一絲抓不牢的疑慮,我輕易的放棄了固守的表面.

吵架了.

幾乎算是摔門出來上班.

 

如果青春就是註定要不斷的向前跑,

他媽的

我也想要可以只需要向前跑的青春.

難道什麼事都看得清楚就註定是一種悲慘?還是僅止於單純的想太多?就當你以為自己得到答案時,那答案又開始會退後,誰能幫我把寫著答案的那塊板子固定住啊?

他媽的!難怪我手上那麼多煩惱紋~!

 

以前分手時被嗆說永遠都只看到我快樂的一面,看不到真實的情感,可當我拿出真實的情感,又明顯知道那無濟於事,想聽我對世界的抱怨嗎?

從小要解決自己的情感,這種悶不吭聲的方式,我很熟了.長大以後,也練習將這門技能練到專精.隱藏很多很多不去問,因為我想讓妳看到這世界最美好的一面,想將世界美好的部份全都留給妳.

讓妳在美好中,享受.

 

drysea三個月前問了我一句話:你到底哪來這麼強的心臟可以去承擔?

我笑笑的裝傻回答:因為我賤啊~

算是玩笑話,卻也是真心.除了那殉道者式的信念支撐著我們,有誰能成就永遠包容的情感?

父母對兒女的情感,正起於那永恆的容忍與奉獻精神.

對於家人,我也如斯看待.

是的,如果問我,我已將自己歸為殉道者,我找到我的道途,我的信仰.

 

-------------------收到簡訊前後的分隔線------------------------

回家好好溝通吧,牛脾氣的我對上更固執的老媽

剛剛想起老媽在前女友將成為前女友時嗆了前女友一句話(據老媽轉述),我一直感謝我老媽對她兒子如此看重:

我兒子可不需要去求人,我覺得我兒子夠好!

 

很妙的老媽,脾氣也這麼固執,我該怎麼擺平這場風波呢?再想想.

 

 

 

 


2 則留言:

  1. 「我兒子可不需要去求人,我覺得我兒子夠好!」這句話放在電影裡的話超有張力阿....

    回覆刪除
  2. 噗  會幫你轉告老媽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