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4日 星期日

出國比賽

好樣的,原來我喝醉了.第一次醉,雖然不是一開始就不省人事,但是還真是破紀錄了.連後來做了什麼事都不記得- -"

要說明,我只喝了七瓶,當然沒什麼資格在醉到不行的滑頭樑面前說嘴(至於其他也掛點的同志,謝囉,噗)而這奇妙的夜晚,從海報拿出來以後都是持續很high~

雖然我很沒水準的還準備膠水亂塗在人家的牆壁上,可是真的只有一個爽快可以形容!原來亂搞很爽!那種歡愉的氣氛,女性同胞我不敢說,但是男性同胞應該大體上是很滿足的~

 

除了那些喝不完的無限量啤酒,可能整晚最有趣的部分就是Drysea三不五時醉言醉語的跑來講一堆有的沒的,認識你這傢伙十幾年,從稚嫩到油膩,但是潛在的三八因子還是不變啊,一路順風!出國比賽要拿金牌啊!

 

整夜,我點了兩首歌,信樂團的天高地厚,世界末日.

天高地厚,送給香蕉團的成員,這輩子少了各位,我的人生就是黑白的啊!

除了兩首歌曲說完了我個人的情感,其他都是跟著一堆台客在亂鬧瞎起鬨,不過最後也是唱到失聲,很難得,很久沒有想發出聲音發不出來了~

咳,下次我也要來認真練習很台的歌曲!

 

不太會描述情感,僅以此篇紀念有人要出國啦~人生,加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