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7日 星期日

月升(上)(修訂版)

序章

---------------------------------

 

之一:因妳

 

---------------------------------

最終令人想戀。

 

Z接起電話:"喂~今天晚上要帶我去哪玩?"淺淺笑了,似乎蠻開心的。Z放下手機,開始有點慌亂的找尋與她見面時要交給她的書本與雜誌。

移動到鏡子前,Z看著自己一頭的亂草,不禁恨恨的詛咒起前不久幫他理髮的那位理髮師,"頭髮後面長一點吧?看來有點沒精神。"不過,這也沒辦法,人的外在是天賦,Z對著那個自己長長的嘆了口氣。

也許想要忘掉這短暫的不快,所以,他走到窗前望望天空。

"好天氣耶,運氣真不壞。"

 

過了一會兒。

 

電話聲響,朋友來了,朋友說了些話語,沒發現這當下Z有點渙散而漫不經心的失神。朋友離開。

才短短的一刻鐘,天空不留情面的開始飄雨。

Z看看錶,"該出發了呢..."

不可言說的夜。

 

穿過了銀河閃爍的街景,Z溼淋淋向老闆挑選了適合的物品。

"這樣的夜,這樣該足夠陪伴吧?",Z反覆想著:"「答應人家的事就要做到啊!這才是男人!」總是這樣和朋友打鬧,裝得很有男子氣概。

"現在我答應了,我得做到。"

說服了自己,於是Z在路途中。

就這樣,把最後一絲的迷惘揉成一團裝入口袋,在雨中繼續前進。沒有想過,正因為夜晚悄悄的改變,推動了時間的鐘。

車流緩緩流動,奔走的人群,空間不同了;往前。

 

-------------------------------

 

之二:迷途

 

-------------------------------

在百步之內,來回的找尋約定的地點

花了很多時間,還是迷途了。

望著烏雲開始散去,雨絲漸歇。

Z這樣的徒勞無功,讓他決定放棄原有的打算,"本來想直接出現在門口的..."忍不住嘆氣,投降了。

拿起電話:"我...我迷路了..."

"你等我,我過去找你!"

"喔,好,我在最明顯的地方等妳~"說完之後,Z原地傻笑-什麼叫最明顯的地方...真見鬼的說法。

心裡的焦急,原來只是相隔幾個觸鍵罷了嘛。

環顧四周,孤單的街燈在角落處微微發亮,用它的光照耀著一起暫時孤單。

 

等待中。

 

四處張望的Z故作輕鬆的不斷變換方位,遠遠的看見她走來。

隨著形影的清晰,Z發現自己做錯一件事,對方有點盛裝打扮!

回頭望望自己那台心愛的小摩托車,

小車陪著他踏過風霜,伴隨無數的年輕歲月,此刻卻熟悉得令人不安。

”呃,糗很大,從大學被油漆親到以後就沒有換過座椅外觀啊~這樣子怎麼好意思...”Z心想,同時眼角掃過天際,雨停了。

Z開始擠出生硬的笑,掩飾自己騎小車的失禮行為,

本來擔心的事卻變成心中唯一的計畫打算,

"完蛋了完蛋了...全想得輕鬆愉快了些..."本來是那麼自然,看起來如此合理又完美,老天忽然卻變了顏色。 Z嘀咕著:"根本就是來亂的咩..."

 

妳問了:"你騎車來喔?"

Z開始很慌,這和原本想的不一樣:"老天啊老天..."

不過,那麼美麗的妳,依然只見微笑。

"好,那麼,走吧~要帶我去哪玩呢?"

"ㄟ,我都買好了...本來在下雨,想說在這裡玩就夠了耶~"

Z最後一次的嘗試掙扎。

"不過雨停了呀~"

果然徒勞無功。

 

"喔,好啦~既然老天爺都這麼好心了,那走吧~"

"安全帽?"妳似乎比預期的更驚訝。

"美女不用,而且,頭髮會亂吧?"

 

用傻笑來帶過一切吧?

Z,提起勇氣前往下一站,

計畫趕不上變化,大家都這麼說的。

 

------------------------------

 

之三:美、離開雲層的月

 

------------------------------

離開後,雨又開始下了下來。雖然還僅只停在一絲絲的輕觸,不過總讓人有嘩啦嘩啦的錯覺,不能太過安心。
"我們去多買一些吧~""嗯~"

 

在那店門口停下,卻看到一個熟悉的影子,有些許不太好意思了。
而那熟悉的他吃驚的看著這意想不到會出現的組合。其實,這事連Z自己本來也沒料想到的。


時間,總改變著事,會創造某些,會破壞某些,只是在洪流來時,誰有心思去抵擋?人忘了時間。

活在現在的人,不會看到過去未來,所以埋葬了思緒;而此刻的人,正開始濫用著它。



"呃,很久沒看到了。"

"對呀"
"要不要一起來?"
"你們去就好了啦~"
"走啊,反正你不也沒事,不玩玩哪有過節的氣氛?"
"不要啦,你們去就好了~"
"ㄟ,龜龜毛毛的~那,真的走囉?不要後悔喔?"

走進店裡。

"老闆,哪一個比較好?我要比較長時間的喔~"
"這個,保證久,耐看,賣的很好啦~"
"老闆,你說的喔~放的很久?"喔唷~真的很久又很美啦~!"

"老闆,有沒有報紙?"
"......."
"沒有喔?"

"好啦,謝啦謝啦~"

Z看著溼淋淋的椅子,本來的不好意思變成很不好意思。
被雨微微打溼的髮,看來不太舒服,會感冒的。
"笨喔!哪有人喜歡戴安全帽的?"Z心想,狠狠的往自己腦海中的腦袋打下去。

Z越來越不好意思:
"我們...換車好嗎?"

微笑。

糟了,好美。



好美。

輕撫的晚風。

感覺到些微的不一樣,和開始不同,似乎不單純是一個簡單。

離開了雲層。月。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