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5日 星期二

我說,我對世界宣示我在

"說",廣泛定義,可以定義成表達吧。

上次提過,現在人不停的說。向誰說?那個言說的對象找不到。

那麼,究竟是為什麼要說呢?為了引起注意?為了宣洩?為了改變什麼而說?為了維持什麼而說?為了某種目的而說?為了沒有目的那個目的去說?為了很多很多事情在說。

為了創造自我的構成吧?人與外在世界的互動都來自於透過這種言說,說。一個人,我們把"說"的能力抽除,在世界看來,還剩下些什麼?

說的方式,影響了周遭世界的波動,這是我們想要的嗎?可能,無法正確的表現,因此很多時候人們用不說來代替說,藉由缺席來抗議、來凸顯那一個空白。

妳說過的話,我不曾忘記,妳卻離開。

我給的愛。

這是一段歌詞,一個生活的例,在說些什麼?我們怎麼知道別人真的在說什麼呢?

所以很辛苦的,我們只好不斷的說,說的越來越多,透過言說,投射建構出了那些陰影,再藉著這樣的影子去拼湊自己到底在說什麼。用這樣透明的手法,我們得到了自由選擇空白與否,讓世界臣服在腳邊,不過手法不是很高明。

最後,於是我也變得不知道我在說什麼。變得喋喋不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