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0日 星期日

本體論(4)-漫談認識論

人要怎麼運用自己的理解能力?

最直覺直接的,我們想,我們就做.我們想,我們言說.我們言說時,我們建構自己對世界的理解.透過不斷的建構,讓外界與自我產生連結.

很有趣也很值得思考的一個小故事:

一個唯心論的哲學家,他在課堂上對學生說:這個世界是透過我們的心象而建構出來的,沒有了我的心去建構,世界就不復存在.

下午,當這位哲學家回到家悠閒的喝著下午茶時,頑皮的學生路過他的家門口,拿起了石頭用力的砸向他家的窗戶,在破碎玻璃窗與驚慌的哲學家找不到地方躲藏時,學生大喊:教授!不要用自己心裡想像的石頭丟自己!

 

我們是怎麼樣看待自己身處世界這一回事?端看我們怎麼選擇那一項工具.當我們選擇工具時,可能就陷入,限制了一種真實.西方的唯心與唯物論就是一個典例;康德的經驗主義將智性推展到一個極限,否認了絕對理性的存在,拜倒在真理之牆下,承認有限理性;而他的後繼者們,卻因此而開始選擇工具.

運用還不夠,我們怎麼知道怎麼樣是正確的運用?

如果是錯誤的運用理性,那麼最終建構出的那個想像的真理也就是錯誤的.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