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9日 星期一

唸書唸得很晚

大概 現在的人生只能有書本吧. 唸書唸得很晚很晚...有點自我麻醉的意思.想追求的事物,都離開我好遠好遠.

曾經 也只能是曾經

以為 原來也是以為

過去 還真成為過去

回憶 只能用來回憶

尋尋覓覓的追尋探求.失敗在很多不同的點,要讓自己站直,總還得付出些許代價.

其實不該,卻自己倔強的如此.

沒有了那一片天,卻怎生還活得自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