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6日 星期四

山的聲音 海之濱

有時閉上眼睛 空白的腦海就有幅異色的圖畫 介於山和海的中間色調

妳最愛的藍再多染上深深的憂鬱 就是那顏色

 

怎麼說呢

那是夏日海灘午後的暴雨

冬季山間起雲霧後的狂嵐

玄青色 我猜.

讓人想聆聽山澗 清音

讓人想奔向大海

飛瀑的水花 在慢速快門下連結成絲 潔淨柔滑的直向大海

有多久 沒傾聽 沒在沙上留下一個一個足印?

 

光著腳丫的時光 用汗水還原成結晶

薄薄的暮色呀,

為什麼和我不停低訴相同的呢喃  讓我思念紅顏夕照

拍打著清澈 惆悵在易水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