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日 星期一

接棒者? 旅行者

一切事情,開始和終點總是不相同的;在層次上,甚至可以說是不同類屬.旅途中看過了山,看過雲朵,看過花海,看過綠草原,看過湛藍大海.....但是歸向僅止於一,為了那一個唯一,旅途只剩下回憶,會回憶,卻不是回頭眷戀.

出發時的不斷駐足,隨著踏過的地圖漸漸開展,旅行者開始不輕言逗留...旅行者越來越清楚知道,他想停留那一個終點的方向.

於是他選擇了那條不讓自己會擁有後悔的終點,不斷的嘗試向前;也許不那麼如意的可以輕啟那緊鎖的門扉,驚慌的旅人有時不得不停下來,害怕門鎖因為過於粗糙的動作而損傷;但是,無論經過多長的時間,旅行者總會嘗試所有的鑰匙,直到進入那永恆的聖殿.

終點是否願意停止旅行者的漂泊?

當她微笑,旅行者也願一起永遠安歇.因為,終點到了.終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