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0日 星期二

不知將往何處去者,走得最遠.

不知將往何處去者,走得最遠.-Oliver Cromwell

部份同意這句話,有時,我們都畫了太多限界給自己.總想著自己的明天,後天,大後天,今年,明年,後年,更遠的未來.

好像什麼困境都知道該怎麼辦.

有個追逐會放心.

有個停駐會擔心.

其實,何必如此呢?

追逐追不到的那顆遠遠的星

累的時候還是得腳踏實地於泥土.

 

如果是這樣

那怎麼真的知道要怎麼走的最遠?

天知道.

 

 

不太清楚自己該往何處去

有時,低頭問著玫瑰的名字,選擇做個忠實的園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