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30日 星期一

淺談心性論(中)-朱子篇

上次提到的是心性論的淵流,這次來談談理學家對於心性論的說法。

首先,宋代理學定於一尊就大多數人的看法是在朱羲的手上完成。因此,可以從朱子的學說大略先做通盤認識理解。

先談理氣論:

對於本體論的探究,朱子似乎認為氣為宇宙之實、理為宇宙之本。

朱子曰:天下未有無理之氣,亦未有無氣之理。有是理,便有是氣。理未嘗離乎氣。

由此可見,從濂溪先生的太極圖說以下,朱子對於無極太極的觀念又有了更進一步的闡述。

理氣相合,理氣相和,乃有天地。

理解了這基本的天地之理,就可以更進一步的來看貼近人世的心性。

何為心?心為大,為用。

性即理,秉從天道而下,凡萬事萬物莫不有理存於其內。性為體。

朱子曰:性者,心之理。情者,性之動。心者,性情之主。

因此,觀乎朱子所言心性論,可以簡單的先用這種體用說來分辨,更細微的部分,容後再述

睡覺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