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7日 星期三

百無一用是書生

瘋狂癲傻癡 書生本色.

有點迫在眉睫,卻又死性不改的裝灑脫.

要考試了,剛剛去翻了翻証件 忽然發現自己進駐教師會館還蠻不容易的

原來,學校欠了我一年多的員工教師證是這麼的重要.

有點想急 又有點想隨性

既然都如此了 那麼 好像也不用太有所謂

明明在意結果在意的要死

卻要告訴自己放輕鬆,騙騙自己好像也不賴.

中午,和母親大人共進午餐,談到了人生快意事

以年紀來說,我好像可以很無後顧之憂的去追求快意人生

父母相處和樂,工作有了,兵當完了,家裡的經濟情況也ok,朋友都很夠意思

那我求什麼?

為了自己一個貪心的夢想,書生意氣罷了.

很多人勸:先看在錢的份上,隨便吧.

可是不自主的就會有種反骨.

莫怪人說百無一用是書生,書生真的是很不容易看透現實,接受現實;對現實一點幫助都沒有的行業,就屬書生拿第一.

志氣真的很難寫,可是當敢提筆沾墨時,寫起來會有很爽的感覺.

我還是情願當書生!為自己這一刻活在世界中心呼喊!

(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了...有點無可救藥的快感=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