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1日 星期三

運動,我會了什麼?教體育的心虛難掩

先要謝謝散見各篇回應中,祥哥的讚賞~

 

剛上完一節體育課回來,改作業改一改 想到就寫了,形諸文字,對我這種健忘的腦袋比較有整理的功效.

 

運動這個課題,許多人是將它做為一種興趣,甚至是終身的志業存在

但是 它卻是一直是令我害怕面對的,對許多人來說有點匪夷所思,可我很怕面對這種真實

等於是把自己最見不得人的項目挖出來展示

從小到大,在下不才,一直有嚴重的運動恐慌,除了對長跑較有自信之外,想不太出來自己還有什麼運動項目是比較拿手的.以最廣泛的球類運動來說好了,總是沒有辦法很enjoy在其中.打球時,常常都是腦筋一片空白,人家說的邊打邊思考那種境界,在我看來是神的境界,很想膜拜.

樂趣,可能是在運動後的解放吧,在各種劇烈的運動後,會有一種痛快的感覺.但是,光是痛快,總帶給我一些空虛.所以不愛.

跑步這種緩和運動不同,可以亂想.很愛亂想,已經變成一種壞習慣了.常覺得煩惱太多,小時候的我甚至可以說是自閉兒童(面對一面牆,手中反覆丟著躲避球,腦袋中卻在編故事,嘴裡唸唸有詞,想到高興還會笑,一丟就是一個下午...最可怕的是,明天故事會繼續接下去...真的很自閉XD)

稍稍激烈的那些主流運動在於我,好像是種精神的媒介物.我缺乏火一般的熱情.

因為不懂單純運動的那種喜歡.後來就真的很老人,專打太極,練各類兵器,靜坐,有時跑跑步,散步.自以為這樣可以鍛鍊心神,達到專一.(學生如是說:老師,最近白頭髮越來越多,幫你拔~)

 

現在,換我這樣的人教學生運動:

各種大宗的球類運動,因為要教學,通通都練,通通都試圖去瞭解基本原理

本身就不太會玩球的我,居然要教人玩球,荒謬的存在例證.人有所長,人有所短,對於不擅長青少年運動,一直是我這個不良中年的痛

大學時代,朋友常找說:打球啊~系隊比賽了~

老人總是深深的一鞠躬,然後就上球場拖累隊友.不知道別人眼中的真實情況,但起碼自己就覺得如此.那是一種很窘的感覺,很希望自己能夠在場上不要麻煩別人,卻知道自己對練習這些事物沒有太多的熱情,所以每次都只能苟且的打完比賽.

很遜的男生,對吧?

看著講課時學生準備崇拜的眼神,手裡拿球的我總是心虛的.

足球....會雙腳盤球就不錯了...頂球控球?老師不會

籃球....會雙手運球該偷笑啦.....灌籃?老師不會

桌球....會打歸會打...殺來殺去?老師已經不會.

網球羽球....會回擊...但是離能夠控制球,實在差的太遠.

撞球....學校不能教,沒這種設備

棒球....唯一稍微不會那麼心虛的,起碼規則清楚.但是實際能操作也只限於打擊,投球球速不快也不準.

以上,主流球類運動全滅

 

學生們,其實,老師只有跑步的田徑相關項目比較可以,比較不會輸得太多太明顯.國小課本注重的體操項目...老師也一直無法完成真正的倒立.

示範不能.

 

體育課,老師會怕怕呀....我也還在努力的學習~"~

一起加油~每次上體育課就想找藉口躲起來的學生們,我知道你在想什麼..orz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