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5日 星期四

隨筆集007-簡論馬

洪武大定天下,首先可以談的問題,依據陳文石先生所著,為明代的馬政.

<<皇朝馬政紀>>:太祖高皇帝武功定天下,以所歸馬置廄牧之,設牧監羣司官之.

在中國歷朝歷代,馬,始終是用作於戰爭利器,得馬有天下,而失馬亦失天下.

"馬之生,制命在民;民不瘠,而馬始肥""人尚無食,何以飼馬;人尚無居,何以棲馬."

在古代國家的維繫上,率獸食人的事情,往往也不得不做.遍佈北方的牧馬事業,轉換成食物消耗來看,一馬食五至十人食,而就古代中國來看,真正水草豐養又平闊的牧馬地,一在燕雲冀北,一在涼州玉門.除此之外,別無他所.

遠自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始,騎兵的重要即不言可喻.尤其,東周小規模的貴族車戰轉變成大規模平民步戰,騎兵除有移動快捷之利,更兼有平地斬殺之威.勝步兵遠甚.所謂兵貴神速,戰機為先,戰速為上.

唐代兵制,設府招殷實人家入軍戶,免稅,力田自給.故戰事興起,得自備武裝馬騎,木蘭詞即可見之.要之,初唐馬政不勞國家操心,軍戶自有.

有宋一朝,即因此難與北方民族的騎兵相抗,以孱弱的宋廂軍與佔燕雲的遼金元,甘陜西夏之金戈鐵馬相抗,加以北宋立國於平原漕轉之開封府,步卒對馬士,誠難敵.

至明,追亡逐北,收復燕雲諸地,兼有明成祖靖難後北遷都城,是以對外征服事略亦不遜漢唐之功,加上明祖重視馬政,專設馬戶興之,單以永樂年間官馬數三萬餘至宣宗初年天下官馬一百七十萬餘,即可知馬政與國力之興衰,實有表理之因.然而此下,官馬亦拖累小民經濟,馬戶奔喪走逃,所在多有,國家亦因養馬,不得不加收各類租稅.

故,夫兵者,不祥之器.本日略論之及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