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1日 星期日

當時

很多特別的感動,來自生命中短暫的迴響

當雨季還來,我仍然會叫做同樣的名字.

不變的事.

當夜風從身邊走過,子夜,依然兀自決定明天.

不懂的事

依他起性,因緣俱足,空間變動,於是改易時間.

萬法皆空自來

想頭,

過河後總是難放下.

近於矯情,卻不免空自嘆憾.

意志與表象,不容易達成共識一起協調.

好渺小的自己呀....

看著天際斗轉星移,大地四季交迭,

渺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