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3日 星期五

隨筆集006-漫談,社會主義,階級專政

老實說,這是一種不可被我接受的想法,

馬克思與恩格斯也說了,共產革命不是所謂一體適用的,而必須因地制宜的計畫性實驗,找出特性才能夠進一步找出階層.

老毛,在1930年代作了不少土地改革的實驗,看著他蹣跚的步履,讓我有種感慨,社會學擁有很多很多美好的圖式,卻無法被徹底的瞭解,進一步的實現.

誰說經濟不能進化成共產制呢?

在一個充份受過訓練,擁有足夠經濟規模的社會中,這是做得到的

國父,也是個偉大的社會主義者,平均地權,算是最重要的主義思想之一.

中國人最愛說一句:有土斯有財.

土地代表的是種資源,一種利益,所以有所謂的土地私有,於是有經濟上的私有.

從早期的原始社會進化到氏族社會,就揭櫫了人類史上私有土地的開始,從而,人類懂得什麼叫做"我的""你的".偏偏不巧,土地資源不一,所以每一個人分到的地肥瘦不同,老天很公平.

進入了油元世紀,讓世界最荒蕪的沙烏地阿拉伯擁有生機,但是,只看到無止盡的耗用.一般人,是否因此更好?

世界依然把持在大資本家的手中,從國家的組成開始,就代表了下層人民永劫的黑暗.

無怪乎,會有階段鬥爭的理論了....

誰搬走了乳酪?

that's a questio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