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8日 星期日

意象,意念的現實.

不會改變,現實的現實

今天,談到意象化.

何謂意象化?老師說得很清楚了,
枯藤 老樹 昏鴉
小橋 流水 人家
古道 西風 瘦馬
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
這叫做意象的混同

那麼,什麼時候可以分別開來呢?
當我想起一件事情,我腦袋中可不可能只存在意念?
左思右想,好像不行,我想起妳,腦海就會有那分情感.
要只有那份意念,卻不能混雜影像氛圍,我還不行...

在我這個年紀,說些老氣橫秋的話是很容易的;
說要學著灑脫,但卻不能幫助別人灑脫,
把什麼都說得太容易了些.

不喜歡對什麼都無能為力的感覺.
知道,卻不能改變,比無知還痛苦些.

難怪,很多人都選擇矇上眼睛,摀上耳朵.


燕停冬回鳥飛過
晝昏暮早
風木蕭瑟;



忽然,想起一個很久以前的回憶,那是個夏天夜晚,那天,據說有流星雨
我第一次知道有流星雨可以觀看,
也是第一次長大到可以去觀看而不用大人陪.
那天晚上,還小時候的我,傻的可愛,真相信流星可以許願;
看不到流星停駐
只好整夜對著星空念著重複的字句,希望有一顆流星剛好可以聽到我的願望
同樣的句子,想著同一個意象.

多年後,我不知道願望會怎麼變
兜了一大圈,我又回到原點.

我還是無法矇上眼睛
         無法摀上耳朵

原來,這也不過就是原始的意念,一切早決定了.人,哪能這麼簡單從心所欲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