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5日 星期二

半年好長 半年好短

半年好長

半年好短

可以讓一個人從生到死 從完全的活蹦亂跳 到歸於沉寂

人有幾個半年呀?

有位學長開玩笑的說過一句話:如果生命只剩下一個禮拜,那麼我情願來當兵.

因為度日如年.

每分每秒不斷的流失 而我們卻還在等待

也許不一定是等待 而是一種期盼 期盼幸福會忽然的來臨


太傻了

等一些不知道愛不愛的人 等一些不知道會不會實現的願望

生命的麥田 就這樣的一寸一寸被我們踏過 我們拾起了多少麥穗?
當路即將走完 如果我又搖搖頭 認為拾起的不夠好 那我到底剩下什麼?

一個人由生到死 一天就夠了
可以很長 可以很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